本次论坛荣幸邀请到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邓钢教授、东部战区总医院殷勤教授、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周振华教授、江苏省人民医院刘圣教授、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彭亚教授和江苏省中医院李敏教授担任主持嘉宾,并特邀国内多位专家齐聚线上,就脑血管病及介入神经病学的热点问题展开讨论。

介鉴·适材适所·曲径通幽 卫星会

东部战区总医院叶瑞东教授以颈动脉狭窄介入治疗中的器械选择为题,从远端保护装置到球囊支架的选择,从多个角度出发讨论治疗中的最优选。其中包括斑块覆盖性,径向支撑力,血管顺应性,释放准确性以及支架输送性等五个特点,对市面上多种同类型产品进行了分析以及适用情况。

叶教授指出,脑保护装置的选择虽然需要根据病变情况考虑合适的装置,但是否熟悉保护伞的操作特性仍然是首要考虑因素。对于颈动脉支架而言,开环支架和闭环支架在多种产品特性上具有显著性差异,应充分考虑具体病变特点选择合适的支架。在斑块保护能力方面闭环支架优于开环支架,但就支架的贴壁性,输送性和支架短缩方面,开环支架占优。在开环支架中,Precise支架又是同类型支架中径向支撑力较高,慢性抵抗力降低的一款。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朱余友教授关于股动脉穿刺点的闭合管理这一话题展开讨论,为了减少相关并发症针对股动脉穿刺点的术后管理显得尤为重要。最经典的止血方法为按压止血,还需要进行术后包扎并且要求患者较长时间卧床休息。市面上常用的血管闭合装置分为血管内血管外缝合以及封堵等,而据朱余友教授讲到中心最常用为Cordis的Exoseal封堵器,与常规按压止血相比,止血时间和下床活动时间均明显缩短,病患的舒适度以及满意度也是明显提高。相比于主动闭合型的缝合器械,具有使用方法简便,病人舒适度高等优点。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程赛宇教授首先为我们介绍了椎动脉发病现状:椎开口发病率高并且早期复发卒中的风险与颈动脉相似或更高。但现有的椎开口发病患者,接受治疗的占少数,治疗并未得到相应的重视。程教授从血管内介入治疗的手术术式出发,分析术式的优缺点,并列举了两例后循环梗死的实际病例。在材料的阐述方面,程主任强调,相比于不锈钢支架,Cordis的Palmaz blue所使用的钴铬合金材料使得支架通过性输送性以及柔顺性大大提高,并且支架最小短缩长度仅为1mm。后针对椎动脉治疗问题展开讨论,提出了目前椎动脉狭窄治疗中的两大问题:开口再狭窄率高以及椎动脉狭窄无专用支架,希望未来能有更多针对椎动脉狭窄介入治疗的器械,提供更多治疗选择。

在讨论环节,殷勤教授和邓钢教授对三位讲者的内容进行了细致的点评,两位教授都肯定了需要重视在穿刺点管理中闭合装置的使用,熟悉装置的操作方法以减少并发症。最后,两位教授就程主任最后提出的椎动脉治疗中存在的痛点进行了深入的研讨。

“聚颈汇神”介入并发症论坛

卫星会后,周振华教授、刘圣教授、彭亚教授和李敏教授作为主持嘉宾,和来自全国多地的讲者就介入并发症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无锡市人民医院王枫教授总结了手术前准备以及术中术后的注意事项,讲授了关于缺血性脑卒中血管内治疗并发症与安全性因素。一是缺血性卒中血管内治疗常见并发症的讲解,包括穿刺相关,造影剂相关,药物相关,疾病相关,麻醉相关以及介入器材相关等,二是患者本身相关安全因素如过敏体质既往肾病史等。最后王教授介绍了具体手术案例,针对颅内血管的特殊性,强调了术者应严于术前慎于术中善于术后,为临床介入治疗提供了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东部战区总医院刘锐教授通过讲述大脑中支架内急性血栓形成和颈动脉支架内急性血栓形成两例病例,具体地讲述了关于急性支架内血栓形成的处理。从以下几个问题进行讲解,为什么会出现急性血栓?术后药物方案采用哪种?最后刘教授总结了支架内血栓形成原因以及形成后的处理,应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用药方案,为急性支架内血栓形成的处理提供了很好的治疗策略。周振华教授对此提及了血栓形成的两种系统,在使用抗凝抗板用药的选择和联用进行了进一步的用量选择和说明。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袁兴运教授讲授了介入治疗中微导丝撤出困难的原因分析及讨论。通过三个具体病例的治疗讨论,强调在导丝通过走形血管时尤其是平直成角情况,需要缓慢进入,警惕导丝进入微小血管造成并发症发生。袁教授总结了导丝多种相关并发症类型,进行了撤出困难原因的剖析并指出临床操作时切忌心急盲目拔出。在该讲题中,彭亚教授强调,术者在操作时容易对大脑后循环走形进行误判,呼吁不要过多追求影像学上的完美以及切忌唯器械论。点评入木三分,发人深省。

苏州市第九人民医院翟国杰教授首先介绍了脑高灌注综合征的定义,介绍了三种机制:脑血流自主调节功能受损、颈动脉压力感受器紊乱以及三叉神经血管调节异常改变,针对术前术中术后CHS的危险因素进行总结。翟教授指出,对比国内外文献实验结论后,与CAS相比CEA发生CHS的风险更高。同时列举了具体病例,依据病情展开对颈动脉支架成形术中少见高灌注进行了处理与分析。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宋敏教授以两例两例严重的高灌注并发症的病例为切入点,指出CAS术后高灌注仍然是最为严重的并发症之一,虽然目前CAS难度相对较小,但仍然要重视术前评估,同时术后进行严格的管理,对于高灌注因尽早发现,尽早进行积极干预。

淮南市第一人民医院王涛教授介绍了椎动脉颅内段腔内治疗球扩支架球囊撤出困难及处理。王涛教授指出大脑后循环由于路径迂曲穿支等问题在神经介入中极其容易出现各种问题,并且这类患者在三个月内复发风险达33%。通过分享临床中的具体病例,包括术前诊断、手术过程以及术后结果,其中发生释放支架后球囊撤出困难的问题,王教授针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分析和处理。除此之外,王教授也介绍了文献报道中其他术者的同类型案例,对该类问题补救处理进行了归纳,为避免球囊撤出困难带来了很有效的经验总结。刘圣教授对进行椎动脉狭窄介入治疗进行了补充,由于椎动脉支架随访再狭窄的比较较高,因此需要选择较大支撑力较强的支架。

此次介入并发症论坛对神经介入手术中常见的多种并发症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讲者有勇气有魄力拿出自己的实际病例参与讨论,为同行术者们提供警示和启发,点评嘉宾点评深刻,敢于讲实话,讲真话,给与会人员带来了很多收获,最后再次感谢讲者与讨论嘉宾带来的精彩分享!